艺术家就喜欢你这样的小垃圾

近几年来环保话题一直都保持着热度,《机器人总动员》的电影剧情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近。为了遏止这一现象的蔓延,人类开启了环保事业,从衣物的回收、再造到出售,服装行业都逐......

  近几年来环保话题一直都保持着热度,《机器人总动员》的电影剧情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近。为了遏止这一现象的蔓延,人类开启了环保事业,从衣物的回收、再造到出售,服装行业都逐渐加入了保卫地球的活动中。

  2019秋冬季上海时装周上,再造衣银行 x FAKENATOO以“转换 Re Being”为主题,为观众带来服装界的环保创新,其设计打破了大众对环保面料“又贵又丑”的固有印象。这次设计师张娜采用的RPET环保面料,是由再造衣银行与Recyctex瑞赛科纺织合作的实验室独家研发。

  在原料上,RPET面料用废弃塑料瓶代替了原油中提取的原料,大大减少了原油这种不可再生资源的消耗,以及垃圾填埋的处理量。在生产的过程中,这项技术比传统技术节约了42%能量消耗、45%温室气体排放量,以及节约了94%的水资源。但在性能上,RPET面料结实、抗拉、耐漂、快干、防霉、抗皱,与传统面料相比丝毫不逊色。

  江南布衣紧随其后推出全新的时尚环保品牌“REVERB”。这个品牌以零浪费的时尚(Circular Fashion)为品牌哲学,秉持“Athleisure、无性别、再生和灵动”的设计理念。人境相和,沉心雕琢,REVERB旨在引起关注时尚的当代青年探索未来时尚的思考。

  PUMA 宣布联手 ASOS 推出合作系列,此次联名以“环保”为主题,希望通过服饰设计将“支持可持续发展”的思想传达给年轻人。该系列采用经过鉴定的有机棉花,有着十分安全的环境友好生产体系。除此之外,此次设计中的印花以及上色工艺的选择也具有环境友好性,供应商确保产品无任何化学有害成分。

  除了服装界之外,放眼整个艺术界,有一群人使用废旧的材料来制作艺术作品,将人们丢弃的垃圾变成美化世界的工具。在艺术家的世界里垃圾也渴望被救赎(其实对于他们来说,并不存在垃圾这一概念),他们把垃圾变成艺术品,创造出更多作品,或许垃圾不应该被抛弃,它值得我们赋予更美好的意义。

  现如今工业对自然的影响越发尖锐,我们每年都会产生大量的工业垃圾,这些问题对我们造成了深远的影响,人与自然的关系越来越恶劣。

  Mark Dion作为一名环保人士,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一直关注环境问题。他把塑料瓶罐、化学用品和海洋垃圾依循美感及色彩整齐排列置放在陈列架上,呈现出奇异的美感。每次看到他的作品都会让我意识到我们对大自然是多么残忍。Mark Dion在用他独特的语言告诉我们“该醒醒了,伙计们”!

  这是件装置艺术作品,海洋垃圾在鲸鱼的肚子里破肚而出,给我们带来了视觉震撼的同时,不由得感叹如今太多海洋生物因为塑料制品失去了生命。

  去海边时都会向景而生,把自己手边的垃圾悄悄地放起来,也会告诉其他人要爱护环境。如今气候变暖,冰川融化,这是大自然对我们的警告,让我们珍惜这个绿色家园!

  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上,德国装置艺术家、雕塑家Alexandra Bircken展示出了动态装置ESKALATION,是关于世界末日和人类可能结局的反乌托邦作品。以废旧材料的再利用来找到自己的语言与创作方法,Bircken通过手工技艺将其创造为艺术作品,在柔软织物中加入了力量与质感,似乎每一种材料作品都在描绘着与人之间的故事。

  他的这件作品“Demolition Ball”是一个增大了的拳击球,被包裹在人们用动物的皮毛制作的衣服皮具里面,每块皮革的质感和颜色都有轻微的差别。艺术家从旧的运动器械上剥下这些皮革,这些器械曾被数以万计的学生在学校体育课上使用。

  每块皮革都记录了这些材料在重新做艺术作品之前的伤痕,表现出很多矛盾面:趣味性和侵略性、拳击所表现的男子气概和缝纫所展现的传统女性工艺,但更深层的含义我觉得是像Alexandra Bircken暗示的那样“鲜活人类的皮肤碰触在死去的动物皮毛上”。

  前段时间,中国艺术家李涛将艺术创作的材料聚焦于建筑、工业垃圾:塑料、泡沫、PVC管道、空调的滤芯、水泥里的旧钢筋、家具的某个部件等等,都是他艺术创作的重要材料。这些在普通人眼里的无用之物,于他而言却是一件件组成艺术品的最佳元素。

  他的作品分为两个系列:《宇宙》和《次生》。我所看见的是《次生》系列前段时间在金社艺术中心展出,其《宇宙》在Tabula Rasa画廊展出。《次生》是用“陌生”材料指向令人困惑的“熟悉”。坚硬的、柔软的、锋利的、胶状的、易碎的,这些线条、网格、孔洞、缠绕的线缆,通过精湛的工艺结合成一件件难以形容的复杂造物。通过对现实中的空间制式的挪用,再造了一个似是而非的、在抽象和现实之间游离的平行世界。

  《宇宙》系列作品中,李涛将长短不一的钢筋——常用的建筑材料,塑形成球体,并将变形的铝水箱板焊接在球体上,形成了一种看似未完成的“中间状态”。在地面上散落的半球状体群落和旁边裸露的柱体结构,形成一个大体量、不可辨识的装置作品,既不是几何学的抽象也不是基于逻辑上的阐释,那是一种原创的不稳定的形态,表现出了一种整体的灵韵。李涛通过将材料功能形态重构和再造,赋予材料一种新的观看价值和审美价值。

  前段时间中国开始大面积实行垃圾分类,磁器也投身致力于爱护环境的活动中来(戳链接复习:垃圾分类又添新科目:“可时尚垃圾”?),环保这一课题是人类终身要学习的事情。Vilde Rolfsen是位于奥斯陆的美术摄影师。热爱生活的她将随处可见的塑料袋作为拍摄道具,来突出其褶皱, 并加以简单的光源,模拟出有着历史感的山脉。

  她的“Plastic Bag Landscapes”系列讲述了塑料垃圾对我们的土地和海洋的不利影响。在从宏观角度揭示奥斯陆街头废弃袋子的抽象美感的同时,Rolfsen还希望她的作品能够提醒观众更加关注自己的消费模式。

  Khalil Chistee是一位来自巴基斯坦的艺术家,他用垃圾袋、未使用过的购物袋和塑料袋创造人物雕塑,表现人类品格的卑贱和情感折磨,他使用这些材料创作,蕴含着一种“回收我们的身份”的理念,鼓励人们勇敢地面对生活中遇到的困难。

  看到他的作品我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感。这些作品被撕破重构以新的姿态重回到大众视野,感觉它们好像在挣扎,尽力处理生活中不可逾越的问题。但是透过这种“无望”和“丧”的情绪,我似乎看到艺术家在与困难做斗争的坚持和乐观向上的心态。

  变废为宝是多么可贵的事情,艺术家Tom Deininger从小热爱画画和冲浪,我觉得他像是一位老顽童,把我们最不在乎的东西变成他的童话王国,他善于把人们最不在乎的垃圾(废弃的塑料玩具、电话线、人偶)“画”成人们最在乎的美景。每次看到他的作品就算心情再低落也会瞬间充满喜悦。

  他的这幅画以莫奈的《睡莲池与日本桥》为底,用各种我们童年时抛弃的玩具(、海绵宝宝、玩具象)来装扮他的垃圾王国,完美地还原了他内心的世界。

  起初我是不屑的,觉得没什么了不起,再仔细研究之后发现这些作品看似随意,其实暗藏玄机,每个颜色都不是随意摆放,每个细节都有另一个故事(海绵宝宝似乎找到了新的乐园并在愉快地玩耍,再也不是四个人),就这样他用这些所谓的“垃圾”重新构建了一个二维画面。

  在查阅资料时偶然看到这样一件艺术品——是英国艺术家翠西·艾敏《我的床》,最后以220万英镑拍出。作品是艾敏以前自己睡过的床垫,床上堆放着凌乱的床单和废弃的丝袜,她把别人视为肮脏或者是羞于见人的东西全部展示了出来。一张乱糟糟的还没来得及整理的床,被褥上体液的痕迹若隐若现,床边散落着用过的避孕套、带血的内裤和卫生纸、空酒樽、烟盒、药盒、旧照片等垃圾。据艾敏说,这是她失恋之后,在这张床上躺了一周的生活状态。

  这件作品之后被各大艺术馆展出,艾敏也成为当时的最有名气青年艺术家,随着作品展出各种质疑声也随之传出,有人称这不是一件艺术品,确实在当时那个年代,这的确很荒诞。我不想表示什么,该作品的意义我们也不能去深究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,但是放在当下来看,我更希望这件艺术品有它更深层的意义——比如说环保!在艾敏的世界里,她似乎没有想当然地去定义她的作品,艺术的价值在于每个时代赋予它的意义,垃圾在艾敏手中虽然没有变得更加美丽,但是也是一种垃圾艺术的存在。

  垃圾变艺术这件事不仅国外艺术家在做,中国艺术家也在做。徐冰老师用干枯的植物、麻丝、纸张、编织袋及各种废弃物在半透明的玻璃后面造型,“复制”出中国的传统山水画——《背后的故事》。

  从正面看这是一幅气势磅礴的古典山水图,诉说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与传承,但是你转入背后才发现,这些令人震惊的美物是用一些杂乱无章的垃圾组成的,作品的两面性让我感叹。

  在我们被丢弃的垃圾背后原来可以这样美丽,原来垃圾是可以这样被利用的,同时我们也呼吁中国艺术家参与到环保课题中来,多一些引人深思的作品。

  时代赋予了人类新的任务,现如今太多环境问题困扰着我们,不管是艺术家还是普通工作者都应该为环境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。少开一次车、少抽一根烟,看似微小的事情,其实都是在履行我们的责任。作为地球人,维护可持续发展是我们的职责,环保这道题希望我们可以做得更好。

上一篇:有机肥17个问题讲解!你知道的可能只是皮毛 下一篇:怎么熟动物的皮毛

水果沙拉

贵州凯里:酸汤鱼
21道广东名菜介绍
我爱微波炉鸡翅
大寒,我们应该吃什么
2013夏至快到,夏至吃什么好
八宝粥的做法